日期:
欢迎访问!
财神网
 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财神网 > 正文

怪青年访谈录·财神网2012·5·4

发布日期: 2019-10-05浏览次数:

  金融学毕业的宁财神曾从事过期货工作,而后多次转行。他说“选择职业什么的,基本上是以兴趣为准,喜欢干什么就去干什么。”

  核心提示:凤凰网54青年节特别策划:“怪青年访谈录”之对话编剧宁财神。一个金融学毕业生,从事期货曾赢利几百万,如何又成为网络写手、知名编剧?成名前后,他的生活和心态又发生怎样的变化?对于公知、同性恋、偶像崇拜等热点话题,他是否愿意参与其中,又会有怎样的观点?

  宁财神,原名陈万宁,作家、编剧,代表作品有《武林外传》等。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金融系,曾从事期货交易,而后进行网络写作,中国第一代网络写手,与李寻欢(原名路金波)、邢育森被誉为“中国网络文学三驾马车”。1999年在文学网站“榕树下”做运营总监,辞职后进行编剧创作。著有小说《缘分的天空》、《假装纯情》、《无数次亲密接触》等,剧本《健康快车》、《都市男女》、《武林外传》等。

  宁财神喜欢将自己的成名归结为运气。在接受凤凰网访谈时,他说,“我相信宿命,对未知的事情有点恐惧,我觉得还是好的。”

  宁财神早已成名。上世纪末,他与李寻欢(原名路金波)、邢育森被誉为“中国网络文学三驾马车”,是中国第一代网络写手。“那个时候很多媒体关注,做活动、富瑞:中国移动目标价上调至9155港元 维持买入评级-神秘总裁别爱,采访,但很快会消失掉。”

  2006年1月,《武林外传》在央视热播,编剧宁财神再次为众人瞩目。伴随《武林外传》而来的诸多掌声,宁财神这次看得更为坦然,“别说我,就科波拉起起落落都多少年。我觉得所有闪光灯都是别人的,生活是自己的,不彻底搞清楚,人会崩溃。”

  金融学毕业的宁财神曾从事过期货工作,而后多次转行。他说“选择职业什么的,基本上是以兴趣为准,喜欢干什么就去干什么。”即使谈起最困难的经历,宁财神依然描述得很轻松,“我没钱,但是我有很多时间想未来要干什么,至少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,醒来后就把手头的CD摆摊卖两张,然后放放风筝,到胡同转一转,拍拍照片”。

  “我们每天清醒的时间大概15个小时,其中至少10个小时在工作,如果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,人生大部分时间都是不高兴的了。”宁财神说。

  写作不仅给宁财神快乐,还为他带来一位老婆。宁财神与老婆程娇娥相识是因为《都市男女》,宁财神对喜欢该剧的程娇娥说:“那是我写的。”在创作《武林外传》过程中,“每次写完一部分,我就先给她看。如果她笑了,我就通过,如果她不笑,那我就推翻重写。”宁财神曾说,“没有老婆,便没有《武林外传》”。

  婚姻让宁财神变得更为成熟。“原来只需要为自己负责,现在需要为全家人负责。”作品也随之有了生活的影子,“一旦价值观改变,写的东西也会变,至少剧中人对人生、婚姻、爱情的态度会跟着变。”

  宁财神不喜欢频频在电视上露面,甚至一直有意回避这一点,害怕被更多的人认出。“我基本上很明智,很少上电视,光是照片或者平面媒体,一般没问题,别人随时就忘,除非是戏的宣传,才可能上电视,但也不会做全程,可能就是稍微露个头。上电视多了,其实是受伤害的。”

  在宁财神看来,名利基本上会消失,所以他更愿意做属于自己的东西。“名誉是别人给的,他能给你,也会迅速拿走。”

  作为一个有213万粉丝的博主,宁财神称并不想迎合别人。他的理由是,“每个人都是活在这个时代的人,如果迎合自己,面对自己的内心,也就是迎合别人了。因为我们基本上都是普通人,没有任何的区别,都得喝毒牛奶,受各种苦楚,每个人境遇一模一样,没有谁比谁更好。”

  即使对成为别人偶像他也抱有一定的审慎。他认为偶像就是别人指望你来做出榜样,指望你挥斥方遒,而宁财神更愿意“在车往前开的时候,推一把,但是要自己去开车,算了,有很多责任,第一没有那个能力,第二负不起那个责任。”

  宁财神说自己并不算特立独行,“很随大流。所有人都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有个性的时候,其实没有人有个性,都差不多。”

  “公知是个好事,公知的存在完全必要”,但宁财神并不认为自己算“公知”。在他心中,刘瑜、梁文道、吴稼祥、慕容雪村比较有名。

  “公知对知识体系是有标准有要求的,至少得掌握一定的阅读量,我离真正的公知还差很远很远。我是转发型的,有道理的话会转发,但我自己是不立言的。”宁财神这样界定公知与自己。

  宁财神坦言不想在网络上花掉太多时间,或是媒体的口水战上。“写一堆,对网友来说,一周后就像没发生一样,所有事都消失,你说我们得到什么?作品没有,掌声没有,还累地要死。”

  “我从很久以前就基本不再跟任何人论战,因为完全无意义,”但他对年轻人在网络上的一些激烈言论表示理解,认为每个年轻人都会有激烈的时候,“不管你用什么方式,只要有真实且忠于自己内心的观点就行。”

  宁财神在网络也曾与他人进行过“交锋”。2011年6月,吕丽萍转发几条反同性恋的微博,在网络引发震荡。而后,宁财神发表自称是“找骂贴”的文章,称同性恋并不是,缺乏必要的自信。随之杜汶泽就宁财神言论进行抨击,称其为法西斯,一时引起众多明星参与辩论。

  一年过去,宁财神告诉凤凰网,“因为我表达能力有问题,基本上被误解了”。他说自己其实是支持同性恋的,“一个人本能地去爱另外一个人,谁有资格干涉?”即使是同性恋婚姻,宁财神也认为别人没权利干涉。只是,“如果俩男人当着我的面接吻,我觉得挺恶心,没办法,这是人的本能,从小被告知这是很不好的东西。”

  他同时表示,如果同性恋者发起什么活动,“肯定会(在网上)转发,会声援。”

  宁财神:有,一部分后来认识的朋友叫“财神”,之前认识的朋友都叫原名。我更习惯叫“财神”了吧。

  宁财神:有过一些质疑,不确定未来要干什么,当你不确定的时候,肯定要问自己兴趣在哪,喜欢什么。我后来选择职业什么的,基本上是以兴趣为准,喜欢干什么就去干什么,也没怎么考虑过。

  年轻的时候会考虑这行万一干不下去怎么办,没有钱赚怎么办,可能会担心生活多一点,但后来我觉得再穷也饿不死,底线已经到这,为什么不去干自己喜欢干的事,赚不着钱又怎么样,至少自己高兴。我们每天清醒的时间大概15个小时,其中至少10个小时在工作,如果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,人生大部分时间都是不高兴的了。

  宁财神:没什么艰难的,就是钱用光,人其实还挺轻松。原来做很多节目,他们总希望我忆苦思甜,原来吃不上饭之类,感觉比较有戏剧性,但事实上,就是没钱也不可能饿着,无非就是不能打的,或者不能坐公交车。

  我没钱了,但是我有很多时间想未来要干什么,至少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,醒来后就把手头的CD摆摊卖两张,然后放放风筝,到胡同转一转,拍拍照片。

  宁财神:我原来觉得一个稳定的婚姻,可能对写作有好处,但是有的人没有稳定的婚姻,也写得挺好,还是看自己。例如要是家里闹得不可开交,至少写离婚题材会不错。

  宁财神:婚姻带给我稳定、安全、舒适的生活,价值观、人生观可能稍微有点不一样,原来只需要为自己负责,现在需要为全家人负责,会让自己更成熟一点。

  写作的时候,一旦价值观改变,写的东西也会变,至少剧中人对人生、婚姻、爱情的态度会跟着变。比如过去我是怎么写男女感情,6年以后如果再写,肯定不一样。我所有作品都是我自己的价值观。

  凤凰网:你在构思一个作品的时候,比如《武林外传》,希望传达什么样的价值观?

  宁财神:价值观每一集都会变,但有一个大的方向。我希望周围的人要好要负起责任,也就是比较主旋律的价值观。你知道它对,会觉得它好,其实好莱坞电影在不厌其烦说要对自己、家庭、社会负起责任。

  宁财神: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成名,1997年刚上网写作的时候,就已经成名。那个时候很多媒体关注,做活动、采访,但很快会消失掉,别说我,就科波拉起起落落都多少年。我觉得所有闪光灯都是别人的,生活是自己的,不彻底搞清楚,人会崩溃。

  宁财神:成名会让我做很多事情,相对来说更顺利,更容易,但是也会有陷阱,会让我产生惰性,把握这个平衡就是门学问。

  宁财神:也没什么满足,你说咱这个成名能影响什么,无非就是薪酬高一点,与投资人谈判可能权利多一点,也就这样。走到马路被人认出来,能怎么样,会怎么改变生活呢?我要是在菜市场被人认出来,以后都不好意思讨价还价。

  好多明星成名后,出去吃饭、玩都不是特别方便,幸好认识我的人还不多。要跟级别稍微高一点的明星出去,很烦,吃饭时一会一个过来拍照,一会一个过来签名,不拍照,说你耍大牌,这就是成名的代价吧。

  宁财神:没有人会喜欢那种状态。就是任何人一开始成名,被人认出来,会暗自窃喜,可持续超过1个月就崩了,干什么都不消停,老觉得别人在看你,有的明星基本上就是这样,很头疼。

  宁财神:我每年会给自己隔出一块时间,什么都不干,就踏踏实实写作,闭关的时间大概三个月到半年。我平时事情不是特别多,除非忙公事,比如筹备一个戏,会搭出一点时间,剩下无非就是吃吃喝喝,不会有太烦躁的事情。

  宁财神:名利基本上会消失,如果没有做属于自己的东西,因为名誉是别人给的,他能给你,也会迅速拿走。

  宁财神:不会。我们这行可能与明星还不一样,明星是被动的,别人做完项目来选择他,特别红的时候,明星可能不会有被选择的感觉。可当他走下坡路,发现给他的角色少了,别人对他的态度冷淡了,可能会有恐惧感,因为明星是被选择的。我们写东西的,是自己写,除非哪天写不动,就转行。

  凤凰网:你将自己的成名归于运气,但运气是不可控制的,会在某一天突然消失,你怎么看?

  宁财神:每个人成名不都是运气吗?运气是一部分,我相信一个人在生活中把自己做的事干好,别亏待周围的人,运气就算少点基本也不会消失。

  运气是综合因素,不能拆出来看,比如一个人人缘很好,别人帮助他的概率就大,做事就顺,一个人很努力的阅读、思考,也有天赋,写的东西正好被人看上,也就成名了,很多编剧都这样。

  宁财神:我相信宿命。对未知的事情有点恐惧,我觉得还是好的,如果什么都不怕,可能做事情就没有底线了,不怕报应,这样的社会有点可怕。

  宁财神:第一是宽容,第二是懒惰。宽容能够更理解别人,虽然我不会做那个事情,但别人做了,我能想清楚他们为什么那么做,会比较理解,即使别人骂我,也能理解。懒惰是因为我已经不想在网络上花掉太多时间,或是媒体的口水战上。你写一堆,对网友来说,一周后就像没发生一样,所有事都消失,你说我们得到什么?作品没有,掌声没有,还累地要死。我从很久以前就基本不再跟任何人论战,因为完全无意义。

  宁财神:我觉得没意义,因为推动作品有更多方式。有的人是政见区别,要吵得动,尽管吵,但我是吵不动了,也不想用这种方式做什么推广,其实也推广不了。

  凤凰网:现在很多人利用网络表达自己的看法,甚至有的还比较激烈,你怎么看这种现象?

  宁财神:每个年轻人都会有激烈的时候,我刚开始上网也很激烈。不管你用什么方式,只要有真实且忠于自己内心的观点就行。

  宁财神:我觉得政治被很多人复杂化了,其实关心环境就是关心政治,我们希望食品没有毒,呼吁对食品安全的考量,指责有关部门。每个人关心政治的本质根源是关心自己的生活,想让自己和家人过上相对安全、有尊严、平等的生活,这是最基本的需求。

  宁财神:王朔这人很豁达,很尖锐,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,只不过大家有时被他的文字迷惑,觉得他玩世不恭,其实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。现在的很多社会问题,他在20年前写的文章中就基本全说透了。

  宁财神:我觉得学不来。学他的语感可以,也能模仿得比较像,但智慧是自己对生活的反思和看法,能看多深,是靠自己的分析和思考,模仿不了。智慧是一个宝贵的东西,无法复制,而且很难传授。自己的感悟就是智慧,传给别人,别人拿到的只是经验而已。

  宁财神:可能潜移默化改变了我看人和看事的态度,有很多,一言难尽。跟他接触,或者看他的文章,至少内心深处知道自己要做个正经人。

  宁财神:正经做事,正经对人。尽可能做到对周围的人公平、仗义,尽可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,认真做自己的事情。

  宁财神:为什么会影响?不好就是不好。每个作者都有自尊,都心虚,就算马尔克斯,年轻时写得不好他也毛,谁能一下子就知道自己写得好。

  凤凰网:你的微博上有200多万粉丝,平时会不会偶尔迎合一下粉丝的想法或者是意见?

  宁财神:200万人,每个人的审美、性格不一样,怎么迎合?每个人都是活在这个时代的人,如果迎合自己,面对自己的内心,也就是迎合别人了。因为我们基本上都是普通人,没有任何的区别,都得喝毒牛奶,受各种苦楚,每个人境遇一模一样,没有谁比谁更好,只不过我可能吃的好点,或者是我能睡的时间长点。

  宁财神:怕倒不怕,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,为什么要承受那样的代价。偶像就是别人指望你来做出榜样,指望你挥斥方遒,我们可以在车往前开的时候,推一把,但是要自己去开车,算了,有很多责任,第一没有那个能力,第二负不起那个责任。

  宁财神:这是人性的本能吧。即使在古时也都崇拜偶像,当时信息不发达,女孩读首诗就能爱上诗人,不就是偶像崇拜吗?

  宁财神:公知是个好事。公知是这个时代不断给大家整理常识的一些人,可能有不是特别成熟的一面,但如果努力为社会普及常识,公知的存在完全必要。

  宁财神:我肯定不算公知。公知对知识体系是有标准有要求的,至少得掌握一定的阅读量,我离真正的公知还差很远很远。我是转发型的,有道理的话会转发,可能就算个微博文摘人,但我自己是不立言的。

  宁财神:挺幸福的,做自己爱做的事情,家里人也很和睦,身体也还算健康,生活品质也还可以,也没有什么太多的闹心事,房子也不会被拆。

  宁财神:这两年好像稍微少一点。年纪大了,对生活的态度发生转变,想清楚要什么样的生活,可能就不那么焦灼了。

  所有人都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有个性的时候,其实没有人有个性,都差不多。信息如此繁杂,商品如此多,到最后你会发现,大家用一样的手机,刷一样的卡,试图让自己变得一样,这让我觉得很意外。当你有上万款手机可以用的时候,哪怕卖肾也要用同一款,这是不是人性的本能?

  宁财神:优点没什么特别值得说,可能比一般人厚道点,善良点。缺点就是懒惰。

  宁财神:厌恶的人很多。如果只说一个,应该没人有这个殊荣,说了就给人家脸,我怎么能给他这个脸。

  核心提示:凤凰网54青年节特别策划:“怪青年访谈录”之对话编剧宁财神。一个金融学毕业生,从事期货曾赢利几百万,如何又成为网络写手、知名编剧?成名前后,他的生活和心态又发生怎样的变化?对于公知、同性恋、偶像崇拜等热点话题,他是否愿意参与其中,又会有怎样的观点?

  宁财神,原名陈万宁,作家、编剧,代表作品有《武林外传》等。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金融系,曾从事期货交易,而后进行网络写作,中国第一代网络写手,与李寻欢(原名路金波)、邢育森被誉为“中国网络文学三驾马车”。1999年在文学网站“榕树下”做运营总监,辞职后进行编剧创作。著有小说《缘分的天空》、《假装纯情》、《无数次亲密接触》等,剧本《健康快车》、《都市男女》、《武林外传》等。

  宁财神喜欢将自己的成名归结为运气。在接受凤凰网访谈时,他说,“我相信宿命,对未知的事情有点恐惧,我觉得还是好的。”

  宁财神早已成名。上世纪末,他与李寻欢(原名路金波)、邢育森被誉为“中国网络文学三驾马车”,是中国第一代网络写手。“那个时候很多媒体关注,做活动、采访,但很快会消失掉。”

  2006年1月,《武林外传》在央视热播,编剧宁财神再次为众人瞩目。伴随《武林外传》而来的诸多掌声,宁财神这次看得更为坦然,“别说我,就科波拉起起落落都多少年。我觉得所有闪光灯都是别人的,生活是自己的,不彻底搞清楚,人会崩溃。”

  金融学毕业的宁财神曾从事过期货工作,而后多次转行。他说“选择职业什么的,基本上是以兴趣为准,喜欢干什么就去干什么。”即使谈起最困难的经历,宁财神依然描述得很轻松,“我没钱,但是我有很多时间想未来要干什么,至少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,醒来后就把手头的CD摆摊卖两张,然后放放风筝,到胡同转一转,拍拍照片”。

  “我们每天清醒的时间大概15个小时,其中至少10个小时在工作,如果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,人生大部分时间都是不高兴的了。”宁财神说。

  写作不仅给宁财神快乐,还为他带来一位老婆。宁财神与老婆程娇娥相识是因为《都市男女》,宁财神对喜欢该剧的程娇娥说:“那是我写的。”在创作《武林外传》过程中,“每次写完一部分,我就先给她看。如果她笑了,我就通过,如果她不笑,那我就推翻重写。”宁财神曾说,“没有老婆,便没有《武林外传》”。

  婚姻让宁财神变得更为成熟。“原来只需要为自己负责,现在需要为全家人负责。”作品也随之有了生活的影子,“一旦价值观改变,写的东西也会变,至少剧中人对人生、婚姻、爱情的态度会跟着变。”

  宁财神不喜欢频频在电视上露面,甚至一直有意回避这一点,害怕被更多的人认出。“我基本上很明智,很少上电视,光是照片或者平面媒体,一般没问题,别人随时就忘,除非是戏的宣传,才可能上电视,但也不会做全程,可能就是稍微露个头。上电视多了,其实是受伤害的。”

  在宁财神看来,名利基本上会消失,所以他更愿意做属于自己的东西。“名誉是别人给的,他能给你,也会迅速拿走。”

  作为一个有213万粉丝的博主,宁财神称并不想迎合别人。他的理由是,“每个人都是活在这个时代的人,如果迎合自己,面对自己的内心,也就是迎合别人了。因为我们基本上都是普通人,没有任何的区别,都得喝毒牛奶,受各种苦楚,每个人境遇一模一样,没有谁比谁更好。”

  即使对成为别人偶像他也抱有一定的审慎。他认为偶像就是别人指望你来做出榜样,指望你挥斥方遒,而宁财神更愿意“在车往前开的时候,推一把,但是要自己去开车,算了,有很多责任,第一没有那个能力,第二负不起那个责任。”

  宁财神说自己并不算特立独行,“很随大流。所有人都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有个性的时候,其实没有人有个性,都差不多。”

  “公知是个好事,公知的存在完全必要”,但宁财神并不认为自己算“公知”。在他心中,刘瑜、梁文道、吴稼祥、慕容雪村比较有名。

  “公知对知识体系是有标准有要求的,至少得掌握一定的阅读量,我离真正的公知还差很远很远。我是转发型的,有道理的话会转发,但我自己是不立言的。”宁财神这样界定公知与自己。

  宁财神坦言不想在网络上花掉太多时间,或是媒体的口水战上。“写一堆,对网友来说,一周后就像没发生一样,所有事都消失,你说我们得到什么?作品没有,掌声没有,还累地要死。”

  “我从很久以前就基本不再跟任何人论战,因为完全无意义,”但他对年轻人在网络上的一些激烈言论表示理解,认为每个年轻人都会有激烈的时候,“不管你用什么方式,只要有真实且忠于自己内心的观点就行。”

  宁财神在网络也曾与他人进行过“交锋”。2011年6月,吕丽萍转发几条反同性恋的微博,在网络引发震荡。而后,宁财神发表自称是“找骂贴”的文章,称同性恋并不是,缺乏必要的自信。随之杜汶泽就宁财神言论进行抨击,称其为法西斯,一时引起众多明星参与辩论。

  一年过去,宁财神告诉凤凰网,“因为我表达能力有问题,基本上被误解了”。他说自己其实是支持同性恋的,“一个人本能地去爱另外一个人,谁有资格干涉?”即使是同性恋婚姻,宁财神也认为别人没权利干涉。只是,“如果俩男人当着我的面接吻,我觉得挺恶心,没办法,这是人的本能,从小被告知这是很不好的东西。”

  他同时表示,如果同性恋者发起什么活动,“肯定会(在网上)转发,会声援。”

  宁财神:有,一部分后来认识的朋友叫“财神”,之前认识的朋友都叫原名。我更习惯叫“财神”了吧。

  宁财神:有过一些质疑,不确定未来要干什么,当你不确定的时候,肯定要问自己兴趣在哪,喜欢什么。我后来选择职业什么的,基本上是以兴趣为准,喜欢干什么就去干什么,也没怎么考虑过。

  年轻的时候会考虑这行万一干不下去怎么办,没有钱赚怎么办,可能会担心生活多一点,但后来我觉得再穷也饿不死,底线已经到这,为什么不去干自己喜欢干的事,赚不着钱又怎么样,至少自己高兴。我们每天清醒的时间大概15个小时,其中至少10个小时在工作,如果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,人生大部分时间都是不高兴的了。

  宁财神:没什么艰难的,就是钱用光,人其实还挺轻松。原来做很多节目,他们总希望我忆苦思甜,原来吃不上饭之类,感觉比较有戏剧性,但事实上,就是没钱也不可能饿着,无非就是不能打的,或者不能坐公交车。

  我没钱了,但是我有很多时间想未来要干什么,大富翁红遍天下郑州发宝典全年资料!至少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,醒来后就把手头的CD摆摊卖两张,然后放放风筝,到胡同转一转,拍拍照片。

  宁财神:我原来觉得一个稳定的婚姻,可能对写作有好处,但是有的人没有稳定的婚姻,也写得挺好,还是看自己。例如要是家里闹得不可开交,至少写离婚题材会不错。

  宁财神:婚姻带给我稳定、安全、舒适的生活,价值观、人生观可能稍微有点不一样,原来只需要为自己负责,现在需要为全家人负责,会让自己更成熟一点。

  写作的时候,一旦价值观改变,写的东西也会变,至少剧中人对人生、婚姻、爱情的态度会跟着变。比如过去我是怎么写男女感情,6年以后如果再写,肯定不一样。我所有作品都是我自己的价值观。

  凤凰网:你在构思一个作品的时候,比如《武林外传》,希望传达什么样的价值观?

  宁财神:价值观每一集都会变,但有一个大的方向。我希望周围的人要好要负起责任,也就是比较主旋律的价值观。你知道它对,会觉得它好,其实好莱坞电影在不厌其烦说要对自己、家庭、社会负起责任。

  宁财神: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成名,1997年刚上网写作的时候,就已经成名。那个时候很多媒体关注,做活动、采访,但很快会消失掉,别说我,就科波拉起起落落都多少年。我觉得所有闪光灯都是别人的,生活是自己的,不彻底搞清楚,人会崩溃。

  宁财神:成名会让我做很多事情,相对来说更顺利,更容易,但是也会有陷阱,会让我产生惰性,把握这个平衡就是门学问。

  宁财神:也没什么满足,你说咱这个成名能影响什么,无非就是薪酬高一点,与投资人谈判可能权利多一点,也就这样。走到马路被人认出来,能怎么样,会怎么改变生活呢?我要是在菜市场被人认出来,以后都不好意思讨价还价。

  好多明星成名后,出去吃饭、玩都不是特别方便,幸好认识我的人还不多。要跟级别稍微高一点的明星出去,很烦,吃饭时一会一个过来拍照,一会一个过来签名,不拍照,说你耍大牌,这就是成名的代价吧。

  宁财神:没有人会喜欢那种状态。就是任何人一开始成名,被人认出来,会暗自窃喜,可持续超过1个月就崩了,干什么都不消停,老觉得别人在看你,有的明星基本上就是这样,很头疼。

  宁财神:我每年会给自己隔出一块时间,什么都不干,就踏踏实实写作,闭关的时间大概三个月到半年。我平时事情不是特别多,除非忙公事,比如筹备一个戏,会搭出一点时间,剩下无非就是吃吃喝喝,不会有太烦躁的事情。

  宁财神:名利基本上会消失,如果没有做属于自己的东西,因为名誉是别人给的,他能给你,也会迅速拿走。

  宁财神:不会。我们这行可能与明星还不一样,明星是被动的,别人做完项目来选择他,特别红的时候,明星可能不会有被选择的感觉。可当他走下坡路,发现给他的角色少了,别人对他的态度冷淡了,可能会有恐惧感,因为明星是被选择的。我们写东西的,是自己写,除非哪天写不动,就转行。

  凤凰网:你将自己的成名归于运气,但运气是不可控制的,会在某一天突然消失,你怎么看?

  宁财神:每个人成名不都是运气吗?运气是一部分,我相信一个人在生活中把自己做的事干好,别亏待周围的人,运气就算少点基本也不会消失。

  运气是综合因素,不能拆出来看,比如一个人人缘很好,别人帮助他的概率就大,做事就顺,一个人很努力的阅读、思考,也有天赋,写的东西正好被人看上,也就成名了,很多编剧都这样。

  宁财神:我相信宿命。对未知的事情有点恐惧,我觉得还是好的,如果什么都不怕,可能做事情就没有底线了,不怕报应,这样的社会有点可怕。

  宁财神:第一是宽容,第二是懒惰。宽容能够更理解别人,虽然我不会做那个事情,但别人做了,我能想清楚他们为什么那么做,会比较理解,即使别人骂我,也能理解。懒惰是因为我已经不想在网络上花掉太多时间,或是媒体的口水战上。你写一堆,对网友来说,一周后就像没发生一样,所有事都消失,你说我们得到什么?作品没有,掌声没有,还累地要死。我从很久以前就基本不再跟任何人论战,因为完全无意义。

  宁财神:我觉得没意义,因为推动作品有更多方式。有的人是政见区别,要吵得动,尽管吵,但我是吵不动了,也不想用这种方式做什么推广,其实也推广不了。

  凤凰网:现在很多人利用网络表达自己的看法,甚至有的还比较激烈,你怎么看这种现象?

  宁财神:每个年轻人都会有激烈的时候,我刚开始上网也很激烈。不管你用什么方式,只要有真实且忠于自己内心的观点就行。

  宁财神:我觉得政治被很多人复杂化了,其实关心环境就是关心政治,我们希望食品没有毒,呼吁对食品安全的考量,指责有关部门。每个人关心政治的本质根源是关心自己的生活,想让自己和家人过上相对安全、有尊严、平等的生活,这是最基本的需求。

  宁财神:王朔这人很豁达,很尖锐,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,只不过大家有时被他的文字迷惑,觉得他玩世不恭,其实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。现在的很多社会问题,他在20年前写的文章中就基本全说透了。

  宁财神:我觉得学不来。学他的语感可以,也能模仿得比较像,但智慧是自己对生活的反思和看法,能看多深,是靠自己的分析和思考,模仿不了。智慧是一个宝贵的东西,无法复制,而且很难传授。自己的感悟就是智慧,传给别人,别人拿到的只是经验而已。

  宁财神:可能潜移默化改变了我看人和看事的态度,有很多,一言难尽。跟他接触,或者看他的文章,至少内心深处知道自己要做个正经人。

  宁财神:正经做事,正经对人。尽可能做到对周围的人公平、仗义,尽可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,认真做自己的事情。

  宁财神:为什么会影响?不好就是不好。每个作者都有自尊,都心虚,就算马尔克斯,年轻时写得不好他也毛,谁能一下子就知道自己写得好。

  凤凰网:你的微博上有200多万粉丝,平时会不会偶尔迎合一下粉丝的想法或者是意见?

  宁财神:200万人,每个人的审美、性格不一样,怎么迎合?每个人都是活在这个时代的人,如果迎合自己,面对自己的内心,也就是迎合别人了。因为我们基本上都是普通人,没有任何的区别,都得喝毒牛奶,受各种苦楚,每个人境遇一模一样,没有谁比谁更好,只不过我可能吃的好点,或者是我能睡的时间长点。

  宁财神:怕倒不怕,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,为什么要承受那样的代价。偶像就是别人指望你来做出榜样,指望你挥斥方遒,我们可以在车往前开的时候,推一把,但是要自己去开车,算了,有很多责任,第一没有那个能力,第二负不起那个责任。

  宁财神:这是人性的本能吧。即使在古时也都崇拜偶像,当时信息不发达,女孩读首诗就能爱上诗人,不就是偶像崇拜吗?

  宁财神:公知是个好事。公知是这个时代不断给大家整理常识的一些人,可能有不是特别成熟的一面,但如果努力为社会普及常识,公知的存在完全必要。

  宁财神:我肯定不算公知。公知对知识体系是有标准有要求的,至少得掌握一定的阅读量,我离真正的公知还差很远很远。我是转发型的,有道理的话会转发,可能就算个微博文摘人,但我自己是不立言的。

  宁财神:挺幸福的,做自己爱做的事情,家里人也很和睦,身体也还算健康,生活品质也还可以,也没有什么太多的闹心事,房子也不会被拆。

  宁财神:这两年好像稍微少一点。年纪大了,对生活的态度发生转变,想清楚要什么样的生活,可能就不那么焦灼了。

  所有人都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有个性的时候,其实没有人有个性,都差不多。信息如此繁杂,商品如此多,到最后你会发现,大家用一样的手机,刷一样的卡,试图让自己变得一样,这让我觉得很意外。当你有上万款手机可以用的时候,哪怕卖肾也要用同一款,这是不是人性的本能?

  宁财神:优点没什么特别值得说,可能比一般人厚道点,善良点。缺点就是懒惰。

  宁财神:厌恶的人很多。如果只说一个,应该没人有这个殊荣,说了就给人家脸,我怎么能给他这个脸。

  宁财神,原名陈万宁,作家、编剧,代表作品有《武林外传》等。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金融系,曾从事期货交易,而后进行网络写作,中国第一代网络写手,与李寻欢(原名路金波)、邢育森被誉为“中国网络文学三驾马车”。1999年在文学网站“榕树下”做运营总监,辞职后进行编剧创作。著有小说《缘分的天空》、《假装纯情》、《无数次亲密接触》等,剧本《健康快车》、《都市男女》、《武林外传》等。